Goodbye

总之岁月漫长,然而值得等待

ABO设定。

荼姚A   太微廉晁O

私设很多,不喜勿喷。





太微第一次见荼姚时,她还是廉晁的。他是因事去找大哥的,所以也未曾等仙侍通报,就进了园子。

鸟族公主一脸高傲,头发有些凌乱的与他擦肩而过,倒让他有些不自在,不用想都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。

虽然想到了,但这场面还是让年纪不大的他脸红,他大哥刻意的把领口拉高,还是没挡住那一块块青紫,还有……

他视线稍稍移动到一旁,一件撕烂的袍子被抛在那里,毫不掩饰地透露出性事的暴虐。

不过,他看着他大哥眼里的羞涩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他想。


转眼几百年,廉晁已死,他出于礼貌去安慰他未过门嫂子,谁也不知道他的手曾浸泡在廉晁的血液里,至死方休。

可这场见面却把他吓了一跳,鸟族公主手一挥,天界大殿下的墓碑四分五裂,然后他看她蹲下来,将碑文抹去,以指为刀,刻下四字。

荼姚之妻。

她至始至终没有留下一滴泪,静静地看了一会,拂袖而去,衣角纷飞,尊贵傲然。

太微出神地望着她的背影,嘴角微微上扬。


他慢慢开始靠近她,一次次的冷遇,到了最后他也分不清到底是想利用她,还是征服居多。

他的父神默许了他的行为,天界必须与日益壮大的鸟族联姻,天界一时无人敢提逝去的廉晁殿下。

终于,他得到了。荼姚看他的眼中多了几许温柔,与当年看廉晁时一样。

“嫁给我。”他被荼姚按在墙上,看着她眼中的的自己,笑了,送上了一个吻。


大婚当日,他身着华服,与荼姚共同走上大殿接受四方来贺,他能感受到众仙打量的眼光,笑容更盛。

他赢了。



总归尘

OOC预警

1

“凤凰花开两季,一季缘来,一季缘散。”

旭凤出神地望着这满树的烈焰,少女灵动的声音传来,他的脸上有些发烫。

他匆忙别过脸去,道:“缘来缘去都会散,花开花落总归尘。”

“殿下最喜欢的,是惩罚人。”少女做了个鬼脸,蹦蹦跳跳地跑开了。

他气恼地看着她离开,嘴角却微微翘起。

2

他站在水镜外,一时间,心里好像被划了一道,留下浅浅的伤痕,不痛却是冰凉,凉进了他的骨血。

何其不公,又何其公平,他得天独厚,却不能顺心顺意。

锦觅,他默默的在心里念着这个名字。

看见你,我很欢喜。




3

旭凤的指尖在弦上滑过。

他独坐于大殿之上,所有人的目光皆凝聚于他身上,坐在高位的天帝天后笑着赞赏他们的孩子,眼神中带着罕见温情,且仅是对他的。

各仙家顺着两位的意,不吝赞美。

“传水神。”

他低下眼睛,未曾停下。

“凤凰!”他一怔,指尖凝于弦上。

转头看到少女明媚的笑容,他凤眼微微上扬,脸上扬起了笑容。

“锦觅。”思念如流水般散落。




4

旭凤看着面前的缘机仙子,神色淡淡的:“虽说是历劫,可锦觅仙子入世不深,还请,”他顿了顿,“还请仙子看在大殿与水神的面子上,照拂一二。”

他示意燎原君把锦盒打开:“听闻仙子最近灵力单薄,它能帮上点忙。”

等缘机走后,旭凤令众人散去,他走到庭前,满树凤凰花开得绚烂,给他这片风景的人却已为他人妻。

“锦觅,你会幸福吗?”

良久,他离开了,花落一地

她不在了。


4

缘来缘去终会散,花开花落终归尘

搞个事情吧

香蜜里的几个CP逆一下,搞个ABO设定,写几个OOC小段子,不喜勿喷。

鎏英(A)暮辞(O),荼姚(A)太微(O),穗禾(A)彦佑(O),月下仙人(A)缘机仙子(O)


1.英辞

暮辞被迫抵到山壁间,有些脸红的说:“公主。”

鎏英的手在他腰间摩挲,慢慢解开他的腰带:“暮辞,从了我吧,以后,你就是我的人了。”

“……嗯,我是公主的人。”

多年后……

鎏英见暮辞要走,一放信息素,暮辞腰一软跌在她怀里,羞恼:“公主,你,唔!”


2.凤龙

太微已经很久没正面对上荼姚的怒火了,她对他从来都是婉言相劝,要不就是暗中挑拨,这次旭凤被袭,看来她是动真怒了。

不过最糟糕的是,他努力维持镇定:“荼姚,你克制一下,我有些……”

那股霸道信息素侵蚀他全身,他有些腿软。

荼姚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,自然标记了他,不过他们感情浅薄……

凌厉的气息攻占他全身,他脸上泛起红来竭力想保全天帝的风度。

荼姚冷眼看他,并没有收起气息,她慢慢靠近太微,在他的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,血流如注。

“凤儿是我的命,如果他死了,我要六界生灵偿命,包括陛下。”


3.缘红

“缘机!缘机,你等等我啊!”缘机看着那一身红就来气。

丹朱赔笑:“缘机,别生气嘛,老夫看那星君对你实在是痴情,长得又弱柳扶风,可怜可爱的~”

看着说起来又眉飞色舞的某人,缘机怒从心起:“我喜欢比我老的。”

丹朱大喜,缠着她问:“那人是谁?”

缘机用手一捞,危险的气息散发出来:“你!”


4.禾佑

穗禾冷眼看一直在她身边蹦哒的彦佑,手一挥,一记重击。

彦佑不敢置信:“你不是……”

穗禾掐着他的脖子,满意的看着他俊美的脸涨红了,才松开:“本公主忍你,你倒是给三分颜料就开染房啊。”

又被她骗了,彦佑红了眼圈,骂道:“毒妇!”

穗禾不耐烦地堵住他的嘴,手从他松散的袍子中钻进去:“多年不见,你也就这一脸色相没变了。”






往事如烟人如旧

其实就是关于旭凤生日的一天,有很多私设。

不喜勿喷。很OOC。

2.

  “凤兄。”

   刚走了穗禾,又来了鎏英。他有些无奈地看着挺着大肚子的固城王,送上一杯茶水。

鎏英很痛快地一饮而尽,兴冲冲地说:“凤兄的生日想要如何过。”

   旭凤毫不意外她的问题:“不如何过,不过。”

  鎏英一拍桌子,怒不可遏:“凤兄这是什么话,一万年过一回生日,加上出生,凤兄不过也就过了两回罢了,岂能如此马虎!”

  旭凤转移了话题:“你的孩子快要出生了吧?”

鎏英到是没在意他不接话,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难得有了些许柔情:“是啊,我父王说也就这几年的事了,名字我都想好了,叫暮桶。”她有些得意的想,要是他知道一定会夸她,那么有文采。

    旭凤嘴角抽搐:“你父王知道这事吗?”他猜老固城王还不知道这个晴天霹雳。

    终于把这个给未来孩子起名为木桶的女中豪杰送走,旭凤松了口气。

   “噗嗤。”有人笑了。

  润玉看着镜中的旭凤,带着盈盈笑意。这镜子本是叔父的,被他讨了来。

  锦觅死后,他与他本此生仇敌,他却又为他解决禁术反噬,杀了穷奇,助他稳固帝位,种种举措皆是于他有益,让他猜不透他心。

  不过,他求之不得。即使仅是兄弟。用指摩挲着镜面,像是在摩挲镜中人那绝美的脸。

兜兜转转数百年,他究竟爱的是谁,想要汲取的温暖是谁,看到他们在一起缠绵时,想取而代之的又是谁?可笑。

  旭凤问穗禾的时候,他倒也跟着一怔,是啊,到底是什么时候从兄弟情转为这畸形的爱恋呢,他细细想来,却无果。他笑了,原来我连怎样爱上你都忘了。

  他的指尖停留在旭凤微微泛红的眼角,慢慢地俯下身去,留下了一个轻柔的吻。

  我爱你正如微风拂面,缠绵入骨,却不能常伴君侧。













  旭凤的脸慢慢热了起来,眼角温热的触觉犹存。

  混蛋,他时时看他,以他如今的能力,又岂会不知,不过是装傻而已。旭凤还鬼使神差地去找叔父,从他那里讨得方法去听到,感觉到他。

  他不经意间望了眼箱子所在的地方,红了耳根。不然他那个顽劣叔父怎么会想到,又调侃于他,就连送的春宫图都是男男的!

  不过,他悄悄勾起笑容,不让观镜人发现,我甘之如饴。






往事如烟人如旧

 

二刷《香蜜》,比第一次有了些不同的看法,尤其是对穗禾这个人。
就是借写旭凤的生日,来写一写旁人。
文笔不佳,不喜勿喷。

1.

光阴易逝,转眼离那场神魔大战已三五百年,当年锦觅仙子仙逝,神魔二界互不侵犯,六界就此安定。

  如今这六界只闻魔尊旭凤,却再也不记得当年那个承欢于父母膝下的二殿下,也只有他的叔父月下仙人还记得他那个在红线团里打滚的凤娃。

  旭凤看着手中书里的淫图绘本,青筋直跳:“叔父,你真是太费心了。”

月下仙人自然没来,他的贴身小童擦着冷汗,几欲晕倒。

  挥手让他退下,旭凤看着那几大箱书让人拿了下去。五百年了,他望向屋外的凤凰花,勾起了嘴角。

  锦觅,如今的你,已经轮回了吧,希望你能与平常女子般嫁人生子,能如水神花神期望般,繁花似锦觅安宁,淡云流水度此生。

至于我们,不过是你渡劫中的两处红尘孽障,还是不要脏了你的轮回路了。

“旭凤。”

旭凤淡了神色,穗禾看着他的背影,心犹如浸泡于一盆冷水之中:“你当真不顾我们多年的情分,执意要我离开?”

旭凤回头望她,良久突然开口:“穗禾,你当初是如何爱上我的?”

穗禾一怔,想起了当初,眼中竟出现了许久未见的笑意:“是在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当年我刚得到姑母的怜爱,她向你引荐于我。”

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么耀眼的光,我这般身陷黑暗之人却也能感受你的温暖,尚且年幼的你还没有火神时那般生分,愿意转过身来对我笑,说一句:“穗禾表妹。”

她从过往中回了神,轻轻说:“一见倾心。”

旭凤却毫不动摇,他淡淡的看她:“那如今的你,可还一如当初?不过是执念成痴罢了。”

穗禾脸色苍白,望着如今的魔尊,细细描慕着他如画的眉眼,惨笑一声,踉踉跄跄的离开。

是啊,旭凤再也不是那个愿意对她笑的表哥,心口几道见骨伤痕,甚至里面还添杂着她的几分。

扪心自问,旭凤于她早已仁至义尽,她杀水神风神嫁祸于他导致他身死,又冒领功劳,他却助自己重登族长之位,并无迁怒。

停下脚步,她最后望了一眼,对着大殿深处轻声说:“表哥,生辰快乐。”从此,生死不复相见。

这对CP我萌上了\(//∇//)\

重温《好先生》被陆江互动甜了一嘴,可能是腐眼看人基吧

生无可恋了

我看到最新一章了,作者已经摆明了傅朝生的男主地位,有种想哭的感觉。

现在就只能看着见愁不臣互相伤害,∏_∏
说实话,除了作者这几天更新的章节,之间那几百章,我真没看出来见愁对傅朝生有意思,不是挚友吗?Q_Q