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dbye

总之岁月漫长,然而值得等待

见臣CP了解一下?

不喜勿喷哦~


看文时,既没有萌大师兄大师姐CP,也觉得傅大大应该只是单相思,觉得《我不成仙》是个无CP,但是!见臣CP跟无CP有区别吗?相爱相杀了解一下?

一剑之仇,杀子之恨,见愁大佬杀了几百章,两人一共决一死战了两场,谁都奈何不了谁。还一起独处六十年。见愁大佬遇到幻觉,还想象谢不臣当年如果知道她怀孕时的神情,噫~好纯洁的前夫妻现仇人啊。

最近几章还白送了本《九曲河图》,什么飞升后如果谢不臣想要迟早会落他手里,那直接带着《九曲河图》飞升不可以吗。那一声“你值得”,真的不是在撩谢不臣吗。

我知道这对肯定是BE,但还是觉得,这对CP很不错(*๓´╰╯`๓)♡


蛇蝎美人

所谓美人,必有一双勾魂摄魄的眸子。
蹙眉,抬眼,一泓春水化了几许愁,清清凉凉。
“杀。”轻轻巧巧吐出一字,看似温热,却凉凉的,带着凛然杀意。
手指修长白皙,温软如玉,却稳握利剑,斑斑血迹。
是为,蛇蝎美人。

回忆里的外人

连我自己都没想到会有后续:)
文里有一些地方是照搬盗墓笔记里的话

02
黎簇看着自己的影子,难得有些伤怀,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。
一只手推了他脑袋一下,把这种小清新的氛围戳破了。
黎簇不爽的看了吴邪一眼,后者乐了:“行了,不就是推了个秃头吗,几天就长出来了。”
“你懂什么,我型都没了。”黎簇郁闷地摸了摸脑袋,格外想念自己那一头青丝。
不过……他看了眼同样秃着头的吴邪,垂下眼睛,他这样挺好看的。
吴邪没空理中二期少年,有些出神的望着远处的长白山。
黎簇看着吴邪,莫名觉得有些痒,不自在地揉揉眼睛。不知怎么,他突然想到那个匪夷所思的梦,那个年轻的吴邪。
一直以来,无论是王盟还是黑瞎子,都无意识的和他讲年轻的吴邪,他们好像在追忆怀念,又好像在坚定信心。
而他从一开始的莫名其妙开始感到好奇,好奇一个不那么神经病的吴邪,所以导致了那场光怪陆离的梦。
晚上,虽知不可能,但黎簇躺在床上,还是带着点“万一”的希翼,闭上了眼睛。
“你确定这尸体没问题吗?我总觉得,他好像有什么诡计,你看他的表情,怎么这么的——这么的——”
“妖异。”
“我也不明白,这具尸体的确给人不舒服的感觉,但是他已经干化了,无法尸变。”
黎簇迷糊中听人说话,暗自欣喜,看来自己又做那样的梦了。
听声音像是吴邪,他眼睛也睁开了些许,果然,年轻的吴邪一脸担忧的看着他。
他以为他又成了大奎,正想说话呢,吴邪的一句话一下子把他吓清醒了。
“那就好,你确定这里面的炸药还能用?”
炸药?!什么炸药!黎簇突然发现自己不能动了,只能听和看。他慢慢意识道,自己好像不是人了。
“只要八宝转子能用,炸药肯定能用,现在就怕这机关老化了。”
一个声音接着话茬,他奋力去看,一张清秀的脸出现在他眼前,清澈的眼眸,淡漠的表情,无疑,这是张起灵。
黎簇看着那个令吴邪疯了的男人,有些不是滋味。
接着他被吴邪背了起来往上爬,黎簇有些惬意地享受,恨不得变成一胖子。不过他倒很快看见了一个胖子,看到他后出现很不舒服的表情。黎簇有些不满:干嘛,看不惯老子,老子还看不惯你呢。
“你把这个固定到宝顶上去,然后马上下来,我们在下面引爆,如果里面的机关还能运作,应该没有问题。”
这个?引爆?难道自己成了炸药?之后他们的话黎簇也没仔细听。
直到“轰”的一声炸响,黎簇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,最后一个念头竟然是,小爷这算是灰飞烟灭了?




开个假车

有些OOC ,希望别嫌弃>:-<

宁澄有些痴,他看着他家王爷有些难受地仰起头,脖颈线条优美。
“咳咳!”辛子砚有些不满,挥挥手想把宁澄赶走了。
宁奕懒散地靠在桌案上,看着被辛子砚欺负的宁澄一脸委屈,轻笑一声:“你先出去吧。”
青丝如泄,美人如画。辛子砚心中赞叹不已,然后又补了一句,就是有点黑,说:“殿下我帮你找点美白的东西吧。”
宁奕懒得理他,微微低头,困乏,眼睛有些湿。
辛子砚有些心痒难耐,手指无意识地往宁奕的方向摸去,轻轻地牵住他的衣带。拉了拉。
衣襟向下滑了滑,露出漂亮的锁骨。
眯了眯眼,手开始在这华服上游动,渐渐的衣带渐宽,胸膛已现,那两处还半遮半掩,欲语还休。
“你当本王死了?”,宁奕不耐烦地把他的手抓住。
辛子砚不慌不忙地用另一只手盖上,信口胡沁:“是殿下太过俊美了。”言外之意,是说宁奕勾引他。
许是被此无赖之言气到了,宁奕竟生出几分精神来。
叹了口气,把手抽出:“辛院首,真是越发没脸没皮了。”他抬眼看他,眼角红晕犹在。
辛子砚呼了一口气,感觉自己都成仙了,天天只能看美人,却吃不着。
没听那厚脸皮的答话,宁奕倒是有些稀奇,也没把衣裳穿回去,就这么半露着挺起腰来靠近辛子砚。
两人本就离得极近,如今咫尺之间,不由心生摇曳,暧昧悄然而生。
宁奕亦觉不妙,欲退几步,却被人拦住了腰,轻轻一压,便坐到了别人腿上。
“殿下以后警醒点,别靠的太近与人说话,人心叵测啊~”已经沙哑的声音在宁奕耳边响起,轻佻的尾音预示着一些心知肚明的事。
宁奕不动声色地躲开已经在他腰上摩挲的手:“本王省的。天不早了,院首请回如何?”
辛子砚“啧”了一声,耐心都磨没了,用手在他腰上重重掐了一把。
宁奕被掐疼了,瞪了他一眼。辛子砚看他的眸子格外幽深,往他身上一扫,好像又重现上次的荒诞情事,让他有些口干,身上发热。
知道今晚是逃不了了,宁奕也不想挣扎了,困意又涌了上来,索性埋首在辛子砚胸膛间任由他了。
艳福不浅的辛院首春风得意,抱住美人的腰,往床榻间去了。
…………

《坛经》中云:“时有风吹幡动。一僧曰风动,一僧曰幡动。议论不已。惠能进曰:‘非风动,非幡动,仁者心动。”

《贫僧》

看完后,捋了捋剧情,不对的地方,希望海涵。

《贫僧》剧情介绍:
天性本恶的善哉一直克制本性,是天机禅院的慧僧,有一天他救了一个人,妖魔道道主沈独,本性善良却被逼成为恶人。善哉在他身上看到了恶,因执念而秘密收留了他。
沈独被救苏醒,因属下裴无寂背叛,他求助私下与他狼狈为奸的正道顾昭,而顾昭,一个野心勃勃的人,却想以此来动摇天机禅院在江湖的超然地位,开始布局。
沈独因修炼功法之故,活不过三十,为此,他想要夺到由禅院保管的三卷佛藏,但不知善哉身份的他,却因此与善哉发生一段情。伤养好后,他欲带善哉离开,却被拒,恼怒之下夺走了藏着三卷佛藏一部分的佛珠,也就此让善哉明白了心意。
离开禅院的沈独心有不甘,与顾昭密谋再去天机禅院。回到妖魔道,沈独重新夺得大权,放过了裴无寂。他开始修炼佛藏里的功法,也开始了与顾昭的筹划。经过了黎炎的六十大寿和八阵图,获得雪鹿剑的沈独在天下会与顾昭一战,虽因佛藏中的功法与本身功法相斥,却仍然与顾昭蒙混众人,从而率妖魔道与正道人士前往禅院用武圣的后人来获得佛藏。
在禅院得知了善哉真实身份的沈独大怒,与善哉一战,被善哉夺回了佛珠,并将佛藏毁掉。在禅院中,善哉斩断沈独最后一丝对他的希望,让他心灰意冷。顾昭趁此机会下了迷药,以真实的身份取得佛藏,并嫁祸于沈独,令其被众人怀疑。而已经知道真相的沈独,最后生机已断送,毫无生意的他离开了禅院。
在离开禅院,放走了对他爱恨交加的裴无寂之后,早已发现仇人真面目的他杀了假扮成池迟的东方戟,却也中了毒。善哉最终还是忘不了沈独,离开了禅院,救下了沈独。两人互通心意,沈独希望善哉不要去禅院求解药,只想与他在死之前好好在一起,善哉答应了,与沈独过了一段逍遥岁月后还是背约离去,并以沈独下属沈青性命为阻碍,使沈独不能去寻他。为救沈青,沈独求助顾昭,辗转流落蓬山。
善哉为求解药允诺重归佛门长守业塔,他知道顾昭的野心和对沈独的情意,把解药寄到蓬山,让其选一。而顾昭选择了野心,放走了已经解毒的沈独,只要沈独进了天机禅院,便会成为天机禅院的破绽,这也是他一开始设下这局的目的。
沈独前往天机禅院的消息传入江湖,正道人士为得到佛藏纷纷阻杀,沈独历经重重截杀,在禅院前的一道峡谷遇到了最后一击。在他险被围住时,妖魔道众人也赶来解围,最终在顾昭的帮助下通过峡谷进入禅院。而进入禅院的沈独见到了善哉,决定与他一起留在禅院。最后,神医倪千千解决了沈独功法带来反噬,他与善哉可共白首。
最后献上书中的一句话:“你皈依佛,我皈依你。”

谢不臣,字无名。
天眷之子,道子。

无题

很冷的CP : 金子轩&江澄
突发奇想:如果江澄的姐夫精神出轨了他的小舅子……
PS : 不喜勿入、勿喷

江澄从金家的晚宴中出来时已经有些醉了,他有些恼怒今天没带魏无羡出来,好歹能挡酒。
不知不觉他走的太远,他走到一个树下,有些乏意。
“江家主。”
江澄捏紧了拳,总于躲不过吗?他淡淡垂下眼睛,“一时乏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
金子轩挡住了去路 ,他轻轻的开口:“就这么不想开口?心虚是吗?”
江澄冷笑了出来,他抬头看他:“我为何心虚,姐夫。”
金子轩咬牙切齿,问:“果然是你?”是你联手我父亲给我施压,是你传播谣言让人误会我喜欢你姐,是你收买那些金家子弟,而你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让我娶你姐!
江澄坦然地说:“是我。”
金子轩忍无可忍将他推到树上,死死压住。
江澄愣了一下,手上的紫电闪了闪。
金子轩敏捷的侧身一躲,将紫电的攻击全部落在了地上。金子轩小心地压制住他,抽空看了眼地面,吸了口冷气,苦笑:如果这鞭打在了他身上,估计肋骨都要断三根。
江澄有些恼怒,他冷声说:“金家就是这样的家教?”说的话毫不留情,连客套都没有了。
金子轩苦涩地说:“你明知道……”
“我不知道。”江澄冷冷地看着他。他的容貌长相随虞夫人,艳丽却带刺,冷眼看着你的时候,如一条毒蛇。
金子轩压在江澄肩上的手,已经掐进他的肉里,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看着身下人的眼睛说:“阿澄,我爱的是你,我不会娶你姐姐。”
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一直看着江澄的眼睛,想要找出一点波澜。
可是,没有,金子轩绝望的想道。
一点都没有。
江澄像在听一个冷笑话,终于,他开口了:“说条件吧。”
金子轩在这一刻如坠冰窟,看着身下的人,恨不得活生生撕了这个云梦家主,江厌离的好弟弟。
他惨笑了一声,放开了江澄,跌跌撞撞的站起来,靠在离自己近的一棵树上。
江澄离开树,看了金子轩一会,便走了。他身上的铃声随着一步步走远而消失,就好像他从未出现过。这茫茫夜色,只有金子轩,或者说,本来就只有他。

回忆里的外人

瓶邪瓶,簇暗恋邪。
沙海背景。
01
有些遗憾,黎簇看着吴老板的背影想道,如果他在吴邪年轻时就认识他会怎样?
自从听王盟提起他老板以前的脾气时就产生了这种想法。
所以说,到底会怎样啊!黎簇烦躁的踢了踢床,把吴邪吵醒了。
吴邪猛地坐起来,脸上挂着黑眼圈,压着火吼了一句:“大半夜干什么!”
黎簇一横心傻逼就傻逼吧,问了出来。结果吴邪根本没清醒,随口敷衍了几句,又躺下睡了。
黎簇心说卧槽,靠着如今对他仅剩的敬畏之心,没把他摇醒。
他郁闷的躺下,看着窗外的雪山,下意识把被子往上拽了一下。
真他娘的刺激啊,黎簇感叹,刚从沙漠回来,又到了雪山。这里是长白山脚下的喇嘛庙,他被吴邪从汪家救出来后就一直和吴邪住在这儿,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,也不知道,杨好和苏万是不是还活着……
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,睡着前他想着,明天一定要问问。
“大奎,你他娘的快醒醒!”
黎簇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在踹他,他不耐烦地转过身想继续睡,肚子上却一阵剧痛。
他捂着肚子坐起来,抬头就想骂人,却看到一双阴冷的眼睛,不由哑了口。
他瞬间冷汗就下来了:这人有些眼熟。他在幻觉里见过,是吴邪的三叔。
吴三省看黎簇:“愣着干嘛 ,你瘫了是吗?”他把一个包扔到他身上,“起来。”
黎簇看着他,自觉站起来。吴三省皱眉,心里骂娘。
“三叔,大奎被吓着了呗,让他再休息会吧。”
一个声音从角落里传来,黎簇吓了一跳。
吴三省看着黎簇这样直皱眉,想也不想骂回去:“你装什么好人,你不就是想偷懒吗,滚你个蛋。”
三叔?黎簇突然想到,他忍不住向前走了几步,吴三省只有一个侄子……
他怀着恐惧与不敢置信,和隐秘的欢喜,看向那里的人,忍不住睁大了眼睛。 那人二十多岁的样子,相貌清秀,有一种浓厚的书卷气,现在有些狼狈地靠在墙上,正诧异的看着黎簇,他说:“大奎,你什么毛病?”
黎簇的目光盯得吴邪有些不自在,他刚要开口,突然一直盯着他的人倒了下去……
“黎簇,太阳晒屁股了,醒醒……”
黎簇睁开眼,一只手在他眼前晃来晃去,他条件反射地抓住。
“呦,反应不错嘛。”吴邪笑着把手抽出来。
黎簇反应过来,瞪大了眼睛,颤抖地指着他说:“你……”
“我什么?”吴邪白了他一眼,“起床了。”

寂心

一些鼠猫小段子2

白玉堂坐在树上,手里提着壶酒,不喝也不放只是拿在手里。他看着这壶酒,若有所思。
“白五爷拿酒不喝酒这可是稀奇事啊。”有人在树下说道。
白玉堂眼睛一亮,笑着对树下人说:“这不在等一只臭猫吗。”
展昭微微一笑,施展轻功来到树上,拿了白玉堂手上的酒便喝起来。
白玉堂叹道:“十八年女儿红让你来解渴,暴敛天物啊。”
展昭不以为意,放下酒,靠在树干上:“说吧找我什么事?”
白玉堂慢慢收起笑容,严肃的看向展昭,说:“猫儿,我要向一个人求亲。”
展昭手一僵,他勉强笑道:”是谁家的姑娘这么好的福气让五爷如此倾心?”
白玉堂神秘的笑了笑,:“这个人你也认识,而且还很熟悉。”
“谁?”
“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