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dbye

总之岁月漫长,然而值得等待

出头

裴云天出宫的路上,毫无例外,又遇见了那些势利之辈阿谀奉承。
“裴大人,女皇真宠幸你啊。”
“是啊,看着丰厚的赏金那哪。”
看着那几个人盯着自己的赏赐,明里暗里想要分一杯羹,裴云天摆起笑脸,将金子递出。
“呦!裴大人真是慷慨啊。”某个熟悉的声音从自己身后传来。
裴云天递金子的手一僵,回头瞪过去:“贺兰钧,你怎么也进宫了?”
贺兰钧懒洋洋地靠在宫墙上:“可能是女皇不放心你的手艺,让我再来确保万无一失。”
裴云天刚要回嘴,贺兰钧就从他的手里把金子夺了过来,他一愣:“贺兰钧……”
贺兰钧把金子一抛一抛的,走到裴云天身前,对那些人笑:“想要金子?”
那些人以前就被他挤兑过,闻言立刻想走,不过还是晚了,贺兰钧收起笑容:“你们也配。”
等那几个人被他冷嘲热讽逃之夭夭后,裴云天才回过神来,怒不可遏:“贺兰钧,你干什么!”
贺兰钧把金子扔给他:“帮你摆脱一群水蛭,被他们威胁,真丢我的脸。”
裴云天接住,道:“我可不想像你当年一样。”
贺兰钧没好气地说:“那就好好提高技术!”
看着贺兰钧离去,裴云天看了眼金子,突然把一锭金子扔过去,被贺兰钧接住:“你的报酬。”
贺兰钧白他了一眼,却没把金子扔回去,他转身继续走着,背对着裴云天的脸上笑了,轻浮地高声喊道:“多谢裴大爷~”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