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dbye

总之岁月漫长,然而值得等待

往事如烟人如旧

 

二刷《香蜜》,比第一次有了些不同的看法,尤其是对穗禾这个人。
就是借写旭凤的生日,来写一写旁人。
文笔不佳,不喜勿喷。

1.

光阴易逝,转眼离那场神魔大战已三五百年,当年锦觅仙子仙逝,神魔二界互不侵犯,六界就此安定。

  如今这六界只闻魔尊旭凤,却再也不记得当年那个承欢于父母膝下的二殿下,也只有他的叔父月下仙人还记得他那个在红线团里打滚的凤娃。

  旭凤看着手中书里的淫图绘本,青筋直跳:“叔父,你真是太费心了。”

月下仙人自然没来,他的贴身小童擦着冷汗,几欲晕倒。

  挥手让他退下,旭凤看着那几大箱书让人拿了下去。五百年了,他望向屋外的凤凰花,勾起了嘴角。

  锦觅,如今的你,已经轮回了吧,希望你能与平常女子般嫁人生子,能如水神花神期望般,繁花似锦觅安宁,淡云流水度此生。

至于我们,不过是你渡劫中的两处红尘孽障,还是不要脏了你的轮回路了。

“旭凤。”

旭凤淡了神色,穗禾看着他的背影,心犹如浸泡于一盆冷水之中:“你当真不顾我们多年的情分,执意要我离开?”

旭凤回头望她,良久突然开口:“穗禾,你当初是如何爱上我的?”

穗禾一怔,想起了当初,眼中竟出现了许久未见的笑意:“是在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当年我刚得到姑母的怜爱,她向你引荐于我。”

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么耀眼的光,我这般身陷黑暗之人却也能感受你的温暖,尚且年幼的你还没有火神时那般生分,愿意转过身来对我笑,说一句:“穗禾表妹。”

她从过往中回了神,轻轻说:“一见倾心。”

旭凤却毫不动摇,他淡淡的看她:“那如今的你,可还一如当初?不过是执念成痴罢了。”

穗禾脸色苍白,望着如今的魔尊,细细描慕着他如画的眉眼,惨笑一声,踉踉跄跄的离开。

是啊,旭凤再也不是那个愿意对她笑的表哥,心口几道见骨伤痕,甚至里面还添杂着她的几分。

扪心自问,旭凤于她早已仁至义尽,她杀水神风神嫁祸于他导致他身死,又冒领功劳,他却助自己重登族长之位,并无迁怒。

停下脚步,她最后望了一眼,对着大殿深处轻声说:“表哥,生辰快乐。”从此,生死不复相见。

评论(1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