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dbye

总之岁月漫长,然而值得等待

寂心

一些鼠猫小段子

白玉堂如今已经三十多了,可岁月仿佛特别偏心他,没有在他绝美的脸上留下一点痕迹,他的眉眼之间的不羁与潇洒更是无半点褪色,反而更加出尘。
展昭死后不到一年,白玉堂就走了,没留下一点音信。那时候蒋四爷说:“让老五好好休息吧。”可谁都没想到他这一走就是十年没回来,每年到会寄一封书信到陷空岛,可再也没有人看到过他。
白玉堂几个哥哥都试着找过,可闵秀秀一句话把他们劝住了,她说:“玉堂伤的太深了,如果他在外面能过的好些,就让他在外面吧。”
今天是卢方的六十大寿,白玉堂回来了。
他仿佛只是出去逛逛回来了,笑着向几位哥哥嫂嫂问好。卢方老泪纵横,抱着白玉堂连声说好。
蒋平叹息,用了十年光景他仍是没放下,回来又有什么用。

评论(2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