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dbye

总之岁月漫长,然而值得等待

寂心

一些鼠猫小段子2

白玉堂坐在树上,手里提着壶酒,不喝也不放只是拿在手里。他看着这壶酒,若有所思。
“白五爷拿酒不喝酒这可是稀奇事啊。”有人在树下说道。
白玉堂眼睛一亮,笑着对树下人说:“这不在等一只臭猫吗。”
展昭微微一笑,施展轻功来到树上,拿了白玉堂手上的酒便喝起来。
白玉堂叹道:“十八年女儿红让你来解渴,暴敛天物啊。”
展昭不以为意,放下酒,靠在树干上:“说吧找我什么事?”
白玉堂慢慢收起笑容,严肃的看向展昭,说:“猫儿,我要向一个人求亲。”
展昭手一僵,他勉强笑道:”是谁家的姑娘这么好的福气让五爷如此倾心?”
白玉堂神秘的笑了笑,:“这个人你也认识,而且还很熟悉。”
“谁?”
“你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