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dbye

总之岁月漫长,然而值得等待

回忆里的外人

瓶邪瓶,簇暗恋邪。
沙海背景。
01
有些遗憾,黎簇看着吴老板的背影想道,如果他在吴邪年轻时就认识他会怎样?
自从听王盟提起他老板以前的脾气时就产生了这种想法。
所以说,到底会怎样啊!黎簇烦躁的踢了踢床,把吴邪吵醒了。
吴邪猛地坐起来,脸上挂着黑眼圈,压着火吼了一句:“大半夜干什么!”
黎簇一横心傻逼就傻逼吧,问了出来。结果吴邪根本没清醒,随口敷衍了几句,又躺下睡了。
黎簇心说卧槽,靠着如今对他仅剩的敬畏之心,没把他摇醒。
他郁闷的躺下,看着窗外的雪山,下意识把被子往上拽了一下。
真他娘的刺激啊,黎簇感叹,刚从沙漠回来,又到了雪山。这里是长白山脚下的喇嘛庙,他被吴邪从汪家救出来后就一直和吴邪住在这儿,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,也不知道,杨好和苏万是不是还活着……
想着想着他就睡着了,睡着前他想着,明天一定要问问。
“大奎,你他娘的快醒醒!”
黎簇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在踹他,他不耐烦地转过身想继续睡,肚子上却一阵剧痛。
他捂着肚子坐起来,抬头就想骂人,却看到一双阴冷的眼睛,不由哑了口。
他瞬间冷汗就下来了:这人有些眼熟。他在幻觉里见过,是吴邪的三叔。
吴三省看黎簇:“愣着干嘛 ,你瘫了是吗?”他把一个包扔到他身上,“起来。”
黎簇看着他,自觉站起来。吴三省皱眉,心里骂娘。
“三叔,大奎被吓着了呗,让他再休息会吧。”
一个声音从角落里传来,黎簇吓了一跳。
吴三省看着黎簇这样直皱眉,想也不想骂回去:“你装什么好人,你不就是想偷懒吗,滚你个蛋。”
三叔?黎簇突然想到,他忍不住向前走了几步,吴三省只有一个侄子……
他怀着恐惧与不敢置信,和隐秘的欢喜,看向那里的人,忍不住睁大了眼睛。 那人二十多岁的样子,相貌清秀,有一种浓厚的书卷气,现在有些狼狈地靠在墙上,正诧异的看着黎簇,他说:“大奎,你什么毛病?”
黎簇的目光盯得吴邪有些不自在,他刚要开口,突然一直盯着他的人倒了下去……
“黎簇,太阳晒屁股了,醒醒……”
黎簇睁开眼,一只手在他眼前晃来晃去,他条件反射地抓住。
“呦,反应不错嘛。”吴邪笑着把手抽出来。
黎簇反应过来,瞪大了眼睛,颤抖地指着他说:“你……”
“我什么?”吴邪白了他一眼,“起床了。”

评论(4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