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dbye

总之岁月漫长,然而值得等待

【过客】

第三章你很怕我?
距离那天桃林已经过去了三天,还记得在离开桃林林镜清醒过来后,竟抓着她的手说那是桃花仙。
想起好友那一脸兴奋的样子,她就忍俊不禁。不过他到底是什么人,怎么会在那出现?
不过,任是她再好奇,也不能再去哪里了。她苦笑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从明天开始,她便不再是那个自在的秀女,而是被皇帝临幸过的良人。
林镜来到温语住所,看着她的背影,心中一痛,明天她就会成为良人,会一辈子呆在宫中,而自己……
林镜走近温语,逼自己露出笑容,唤了一声:“语儿。”
镜前的女孩转身,看着好友强颜欢笑的样子,不由叹息一声,起身抱住好友。
林镜的笑容瞬间垮了,她红了眼圈,紧紧抱着温语。两位少女紧紧的抱着彼此,轻轻啜泣着。
良久,她们才分开,两人看着对方红肿的眼,心中的不舍越来越多。
温语擦擦眼泪,安抚地笑了笑:“好了,既然我们要分开了,就带着笑分别好吗?”
林镜红着眼点点头。
温语牵着好友,来到梳妆台,笑着对林镜说:“小镜,帮我束发吧。”
转眼间天就黑了,到了时辰,一柄骄子来到温语的住所,温语再次抱了抱好友,带着对好友的不舍于对前路的恐慌上了路。
骄子走了一柱香的功夫,就停下了。温语深吸一口气,走进了这座名为养心殿的牢笼。
…………
温语低着头,眼前只看着地面,身子微微发抖。虽然早已做好了准备,可是当那个男人站在自己面前,心中的恐惧与焦虑已经将她淹没。
站在温语面前的男人就是当今的皇帝,大庆的天子――――盛凌。
盛凌看着她,轻轻抬起她的下巴:“你很怕我吗?”
温语身子一颤,轻轻摇头:“奴婢不怕。”
“也对,温家的女儿的确应该不怕。那你为何不敢看我,我很吓人吗”盛凌轻笑,“抬头看一看我。”
少女小心翼翼的抬头,看到盛凌时一愣,他高高绾着冠发,青丝服帖地顺在背后。一袭龙纹锦袍,黑流狐毛大氅,散发出君王之气。
而他的外貌也和温语想象的并不一样,她以为天子都十分威严可怕,却不成想他竟是如此温和俊美,他的眼睛深邃如一潭湖水,鼻梁挺直,性感的薄唇勾起迷人的弧度,让人感觉如浴春风,清雅至极。
盛凌看着眼前的女孩呆愣的样子,觉得有些好笑。
他将温语扶起来,将早已备好的羹汤递给她,他笑得温暖如春,说:“更深露重,先喝碗热汤吧。”
夜里————
女孩在床上睡的很香,而大庆的君主却在彻夜批改公文。盛凌的脸上尽是疲惫,他揉了揉太阳穴。
一件大衣盖在了他身上。盛凌笑了,低声问身后的人:“来多久了?”
端木云尹淡淡一笑“刚刚来到。”如果温语醒着,便能认出来人就是三天前在桃林的那位公子。
盛凌示意他看向睡梦中的温语,调侃道:“不吃醋了吗?”
他笑了,弯腰在盛凌耳边低语:“你的身体无论前面后面只有我碰过,我有什么好吃醋的……”他边说边用手在盛凌腰上来回抚摸。
盛凌红了脸,推了推他:“别乱来,我还要批奏折。”
端木云尹将他搂在怀里,笑得恶劣:“明天再批,今晚先陪我。”
而他们没注意,在他们温存时,床上的温语已经醒来,她死死咬着嘴唇,看着不为人知的一面,她身处温暖的床榻中,却觉得寒冷如冰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