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dbye

总之岁月漫长,然而值得等待

分歧

近三更的时候,顾惜朝才从庞府出来,看着里面仍然灯火通明,,不禁生出烦燥和厌恶,让家丁先回家,他自己散步回去。
寒冬腊月,顾惜朝走在街上到也不觉得冷,到让他更清醒了几分。又走了几步,顾惜朝突然停下了,冷笑:“哪来的宵小来找死。”
几枚暗器袭来,攻的都是他微瘸的右腿,顾惜朝眼中寒光大盛,躲过暗器后,刚要拿出小斧,却被一个白衣人抢了先,杀了他们。
顾惜朝冷冷的看着他,一直握在手里的小斧向白衣人袭去,白衣人用剑挡住,小斧转了一周又回到了顾惜朝手里。
顾惜朝看着他手里的剑,突然问道:“戚楼主,怎么换剑了?”
戚少商没有回答,定定地看着他。
二人对视良久,顾惜朝冷笑了一声,转身想离开。
一只手抓住了他,顾惜朝扭头想甩开他,却被他紧紧抱住,顾惜朝将袖中的匕首直插入戚少商的腹中。
戚少商腹中刺痛,却没有放开顾惜朝,而把他拥得更紧。在还挣扎的顾惜朝耳边呢喃:“这就是你想要的吗?”顾惜朝身子一僵。
“这样尔虞我诈的官场,这样层出不穷的暗杀,即使是你也很累吧?你为什么就不能放下!”
顾惜朝挣开他,盯着戚少商倒退了几步,问:“凭什么?”戚少商一愣。
他盯着戚少商的眼睛,冷笑:“我顾惜朝那里不如那些人!学识?才能?都不是!只是因为出身,我怎能甘心!!”
“曾经的我,作为一个男人,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,只能看她自刎于我面前。现在,我绝不放手。
顾惜朝看着戚少商:“戚少商 我们终究不是一路人。”

评论

热度(9)